翻頁   夜間
秀書網 > 蓋世武神 > 第二千七百九十九章意外來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http://www.541850.tw
  寧川微微皺眉,臉上露出了驚疑不定之色來g。

  難不成,他被傳送到了地宮中的另外一座宮殿中,并未出火山坑?

  寧川略微沉吟了一下,便叫出了閃電蟲,讓他探查四周的情況,而他則是盤膝坐在了地上,修煉起了道力來。

  催動一次石碑,令他體內道力枯竭,此刻的寧川卻是連揮動血煞戰刀的力量都沒有了。

  寧川連吃了數顆丹藥,運轉功法,道力也恢復了許多。

  就在這個時候,閃電蟲道,“老大,這里就只有一個宮殿,附近什么都沒有?!?br/>
  聽了閃電蟲的話,寧川的心頓時就沉入到了谷底,在心中暗道,“這特么的是到了什么地方了啊?!?br/>
  寧川站起了身子,在宮殿里面轉悠了一大圈。

  這里一片死寂,什么都沒有,也不知道他到底到了什么地方了。

  “我得出去看看,看看這是到了哪里了?!睂幋ò櫭?,他很快就找到了一個通道,往上飛行而去。

  寧川釋放出了神念之力,很快的,他就發現他的神念能探查到數百萬里的距離了。

  在感覺到了這些之后,寧川的心中就是一喜,他的神念之力不受限制了,這也就是說,他的確是出了火山坑了。

  寧川一邊往上飛行,一邊催動道痕之力,小心的感知著外面的動靜。

  又向上飛行了五分鐘,寧川的神念忽然一動,他感覺到了,在上面有百余人。

  寧川的眼珠轉了幾轉,他很快就有了決定,從其他地方出去。

  想到了這里,寧川便取出了血煞戰刀,攪動地底,往另外一個方向而去。等他到了數萬里之后,這才往上沖去。

  只聽“轟”的一聲響,地面裂開,寧川一下子就從地下沖了出來。

  天空蔚藍,空氣中夾雜著風的味道,這久違的感覺令寧川十分的高興,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才嘿嘿的笑了起來。

  ……

  最近這段時間,天妖島很是安靜。

  天妖王一出手,就是全勝,創下了極大的威名。附近海域的各大勢力哪里敢來天妖島惹事。不止如此,天妖島上的各大勢力,也都消停了很多。

  天鳳谷極為平靜,沒有了寧川的存在,天鳳谷就成了一潭死水,人人都在閉關修煉,并無什么人出來搞事情。

  最近,青無虞和三長老的心情卻是不大美好,他們兩個知道寧川就是幽冥。

  沙魯海域那邊的情況他們了若指掌,寧川鬧出了那么大的動靜,這讓他們極為頭疼。

  這樣的動靜,不能讓他們兩個高興,而是讓他們兩個分外的擔憂了起來,寧川的實力如何,他們知道,也知道藍家和發丘門的實力是有多強大。

  寧川一個人挑戰兩大勢力,這不是以卵擊石嗎?

  很快的,又有消息傳了回來,說寧川進入到了火山坑中,在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后,二位長老的心就徹底涼了。

  二個月之后,就又有消息傳了回來,說寧川已經被發丘門的錢澤明給殺了,尸體已經掛了出來。

  在得到了這個消息之后,青無虞就到了那處偏殿中,他把這個消息告訴給了天鳳女。

  他的心情很是不好,天鳳女為了培養寧川,付出了很多,寧川就這樣掛了,對于天鳳女來說,卻是損失巨大。

  聽了青無虞的話之后,天鳳女呵呵一笑,開口說道,“那小子還活著呢?!?br/>
  “這是真的嗎?”青無虞聽言,心中劇震,不由得開口問道,“您能確定寧川真的還活著嗎?發丘門怎么會做這樣的事呢?若是寧川再冒出來,發丘門的臉又要往哪里放???”

  “呵呵,他還活著?!碧禅P女淡淡的笑道。

  “在他的身上,有我留下的精神印記,這個精神印記還在,他活著?!?br/>
  青無虞這才如夢初醒,他很是感慨的說道,“這個小子的命還真是夠大的了啊,錢澤明都出手了,他居然還能活著,嘖嘖嘖。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從火山坑里面出來啊?!?br/>
  天鳳女再次笑了起來,開口說道,“他已經在外面了。前段時間,我能感覺到那個印記的存在,但不是很清晰,我想應該是火山坑里面有道痕法陣的緣故。就在前兩天,那個印記忽然變得清晰了,他肯定是出來了?!?br/>
  青無虞聽言,臉上全都是錯愕之色,過了好半晌,他這才反應了過來,開口說道,“這個小子還真是個異數啊,他若是能活著回來,去參加比斗,殺姚湖輕而易舉?!?br/>
  天鳳女微微皺眉,沉聲說道,“寧川的實力是很不錯,也是個異數,能數次死里逃生,但姚湖也不容小覷,他已經步入到了中級皇者之境,寧川想要斬殺他,可沒那么容易?!?br/>
  “嗯,我知道了,我繼續盯著寧川那邊的動靜?!鼻酂o虞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每一個能步入到皇者之境的武者都有很多保命的底牌,更有秘術奪人性命,那姚湖已經步入到了中級皇者之境,想要斬殺他,自然不是一件易事。

  言罷,青無虞便往外面走去,他走到了門口的時候,忽然停下了腳步,對天鳳女說道,“距離比斗還有三個月時間,要不要通知寧川,讓他按時回來?!?br/>
  天鳳女清冷的聲音傳了出來,“不用,人若是沒有信義,留著無用,他若是不回來,我就親自去殺他?!薄?br/>
  “是?!鼻酂o虞點了點頭,躬身退出了大殿。

  等他走遠了之后,這才露出了復雜之色來。天鳳女對寧川極好,給了寧川最好的資源,可剛剛的話,卻又說的極為冷酷。

  他就不明白了,天鳳女為何會如此待寧川?

  ……

  此刻,寧川已經逃出了發丘門所在的區域,他尋了一處小城,在客棧中住了下來。

  寧川沒有戴面具,他露出了自己本來的樣子,走入到了一家酒樓之中。

  見過寧川本來樣子的人不多,就算是發丘門的武者跟他走個對面,也很難認出他來,除非是錢銅林等人。

  寧川點了一桌子酒菜,一邊吃菜喝酒一邊聽著周圍人在聊天。

  很快的,他就聽到了眾人在說他被錢澤明斬殺的事情。

  聽到了這些,寧川不覺得微微勾起了唇角,露出了一抹嘲諷的笑意。

  這發丘門還真是夠可以的了,居然還玩這樣的手段,弄個假幽冥掛上以正視聽。

  寧川很想現在就亮出身份來,打臉發丘門,可思來想去,他還是決定暫時不動手,等他拿到了天皇精血之后,再動手不遲。

  吃飽了喝足了之后,寧川結了賬,便回到了客棧中。

  他還沒進入到房間之中,眉尖就是微微一挑,心中一動。

  寧川推開了房門,一眼就看到了房間里面坐著一個人,當他見到了那個人之后,不覺得微微一笑,開口說道,“魏公子,你想找我還真是簡單啊?!?br/>
  房間里面坐著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秦武道。

  魏武道站起了身來,抱拳拱手道,“寧兄弟,莫要見怪,我對你沒有一絲一毫惡意,我來就是想要恭喜寧兄弟你的?!?br/>
  寧川呵呵一笑,卻是沒有多說什么。

  他身上有魏武道給的寶物,魏家人想要找寧川,的確很容易。

  對此,寧川毫不在意,他坐了下來,這才說道,“說到這個,我還得多謝魏兄弟你,若不是你派人告知我逃往火山坑,我怕是早就沒命了?!?br/>
  魏武道微微一笑,開口說道,“寧兄弟,你不僅從絕地中逃了出來,還能斬殺錢澤明,當真是個異數啊?!?br/>
  “魏兄弟,你此來,不只是想要恭喜我的吧,不知你還有何事?”寧川倒了一杯茶給魏武道,然后也給自己倒了一杯,開口問道。

  魏武道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我此來,是想要寧兄弟你同我去一處所在,那處所在中有很多的寶物,最重要的是,那處所在之內有煉體的寶物,不知寧兄弟你意下如何???”

  寧川聽言,不禁微微的愣了一下,在心中暗道,“難道,他說的這個地方就是我要去的地方嗎?”

  想到了這里,寧川便問道,“不知那寶物是什么?”

  “天皇精血?!蔽何涞篱_口說道,“那天皇精血可不是一滴,而是足有十滴之多?!?br/>
  寧川嘿嘿一笑,開口說道,“能不能告訴我,我們要去的地方在何處?若是有地圖請給我看看?!?br/>
  魏武道點了點頭,伸手一抹,從儲物戒中拿出了一張地圖,遞給了寧川。

  寧川展開了地圖,魏武道用手指了指地圖上面的一處區域,開口說道,“那處秘境就在此地,這地方是一處禁地,在禁地中的這個峽谷中,有一處空間所在,那處空間所在,就是我們要去的秘境?!?br/>
  寧川注目看了過去,當他看到魏武道手指的地方的時候,心中就是一動。

  這個地方果然同他要去的地方是一處,難道是有人要害他不成嗎?又或者,這只是一個巧合而已?

  這地圖是那個老者給他的,據他所言,并無外人知道此地。

  魏武道找到了他,要跟他一同前往,這其中到底有什么貓膩?。。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