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秀書網 > 香祖 > 第141章 滿堂大佬只有我一個菜雞
  李柃看到黃云真人的瞬間,不由得暗自慶幸,自己為了安全起見,并沒有帶妻子過來。

  黃云真人熟知九公主的氣息,即便轉化道體,依然有可能辨認出其精神特質,這一看到,恐怕當場就得露餡。

  再由九公主的身份推及自己,子虛真人的這張虎皮都有可能被看破。

  但是心虛歸心虛,李柃這一副含笑而立,從容不迫的樣子,無疑相當唬人,神魂之中所獨有的元嬰位格更是展露無遺,令得在場眾人都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高人氣息。

  只見他手結法印,不卑不亢的微微點頭,溫言道:“各位道友,有禮了?!?br/>
  “果真不愧是日游高人,這種道蘊……只怕已經觸及化神之境!”

  “我感受到了幾分陽神的氣息,是因前段時日渡劫所致?傳聞子虛前輩歷劫之后躲起來養傷了,如今一見,方知其謬,這根本不像是受過傷的樣子嘛?!?br/>
  “罷了,這種前輩高人原本就深不可測,神識探視,多有失禮,萬萬不可再窺視!”

  修士之間神識一掃,基本訊息就互有了解,完全可以確認,這就是那位傳聞之中的前輩高人。

  陰長明精神亢奮,似乎是因他為引薦人,頗有幾分驕傲,對李柃道:“子虛前輩,我正式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此間夢幻島的島主,清夢道人莫道友……”

  “這位是鳧山洞主肖道友……”

  “這位是天云宗的玄辛峰主黃云真人……

  “這位是甘泉山居士梅道友……”

  眾人知曉眼前這位是真正的前輩高人,都謙遜有禮的與之見禮。

  等到陰長明把眾人連同他自己都介紹一遍,方才由莫清平出面,請眾人賓主分座,在殿中坐了下來。

  李柃被眾人抬舉,共同了上首的尊位,就在此間東主莫清平的左邊,也實在無法推辭,只能硬著頭皮坐下。

  環顧四周,滿堂結丹,都是道齡至少千歲以上,各有基業和門徒的大佬,低階修士們眼中的前輩高人。

  只有自己是假大佬,假高人。

  所以李柃眼觀鼻鼻觀心,神色淡然,寡語少言,一副不甚熱切的模樣。

  眾人只道前輩自矜,也不在意,按照往常的流程閑談起來。

  “今日趁著前輩在,我在此講講夢幻島之事?!?br/>
  莫清平顯然有意給李柃普及一下這里的常識,特意挑揀了一些與夢幻島基本情況相關的內容來交流。

  “正所謂人生如夢,造化游戲,通過法寶構筑穩定夢境,接引神魂入夢,便可營造出似幻非幻的人生體驗,只要根基足夠踏實,完全可以模擬現實五感及聲色味觸。

  我最近正在禪修神魂之道的深層奧秘,嘗試夢中之夢,倘若能成,當更進一步增加此間的真實之感,于我個人道途也有莫大裨益。

  眾所周知,低階修士往來各方不便,想要增長閱歷,見識,往往只能從書中得來,貿然去往各種險境游歷闖蕩則有折損之虞,故而我曾效仿古修,在此設立歷練之場,提供夢中秘境,低階修士可以在此體悟各種對手和神通法術。

  不過鑒于器靈有限,無法提供愛恨情仇之根據,只能嘗試讓參與者結成夢友,自行交流……”

  李柃聽得有些發愣。

  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個修仙世界被人普及虛擬現實和線上交友。

  對此他也只能感嘆,修為高深,果真可以為所欲為。

  從莫清平的述說中,他已然了解到,這是一個基于法寶的夢中秘境,依靠著法寶的持續運轉,造就連綿數百年不停歇的連續夢境。

  此間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樹,都是依靠著精神之力和法陣禁制的共同作用具現出來,已經從個人之夢逐漸演化成為幽夢界的一部分。

  這也是合道,合的是幽夢之道,融入夢界之中。

  只是莫清平始終未能觸碰到支撐整個幽夢界和夢道神通運行的法則之力,無法脫離法寶或者自身法力與精神的存在,造就永恒夢境。

  據傳幽夢界的深處,隱藏著一些從古時流傳下來的永恒夢境,人入其中,如在神國,能拋棄現實的身軀,得以長生不朽。

  能夠營造出這種永恒夢境的存在,稱為夢境主宰,亦稱造夢主,至少也得是化神以上的夢道大能。

  他所提及的夢中之夢,是一種極為高深的夢道造詣。

  可能有一些凡人都會產生夢中做夢的錯覺,但那只是錯覺,并非真正做到了從底層基礎構筑起來的衍生夢境,那是元嬰以上境界,掌握相當法則之力才能做到的事情。

  依靠夢道的法則推演出夢中之夢,還能多層嵌套,循環往復,是達成永恒夢境的必要條件,屆時便可以超脫夢幻現實,把自身法相轉化成為夢境存在,亦或者從夢中營造通往現實的法域,對現實層面有所影響。

  李柃聽到這里,不由得心中微動。

  自己營造法域,攻擊林柔娘的手段,似乎就與此息息相關。

  或許自己神魂位格太高,已然觸及到了這一夢境的造化法則。

  鳧山洞主聽完莫清平講述,接著說道:“我今日也講述一番我的道途,我所主修是丹道,能夠煉制筑基丹,紫金丹等靈丹……

  竊謂金丹大藥,上全陰陽升降,下順物理迎逢。圣人所謂格物致知,大盤不過子母相生,夫婦配偶之理。須藉水火無私之力,結構鉛汞二物之精。要得真土擒鉛,真鉛制汞,加以手法火候,故能超凡入圣,返老還童……”

  這是一位主修丹道的大佬,能夠煉制修仙界中大名鼎鼎的筑基丹等物。

  雖然李柃曾經從老祖黃云真人口中聽過,筑基者道足法自生,外丹無功,但亦知曉,不知多少人尋求一丹而不得,他能煉制,就是本事。

  自古以來,外丹之術都是求長生的一大法門,古修時期,甚至有一服而升仙之說。

  根本不必什么煉氣筑基結丹循序漸進,凡人也可以一步登天,直接成仙。

  值得一提的是,結丹非金丹。

  金丹大道乃是修煉之極境,需得丹性圓滿,方才可證。

  此丹凝合真丹,元神,法力而生,聚則成形,散則化炁,有不朽之義,故曰金,有圓融之性,故曰丹,乃是位比化神巔峰的一大道果。

  紫金丹類靈丹,可以為體內真丹添加金性,成就不朽,這是借外丹修行之法,若不用此丹,則需依靠證道不朽法門,一步步從虛空之中煉就道真,參悟不朽金性,融入真丹。

  此人能夠煉制筑基丹,紫金丹,下賺低階修士,上贏高階修士,必定是散修界中一大富豪!

  甘泉居士梅夫人則是一位風韻動人的美婦,接著開口道:“妾身出自草莽,所修道途不值一提,就是個普通的閑散野修……”

  莫清平笑道:“梅夫人自謙了,若論福緣深厚,我們在座的哪一位比得上你?!?br/>
  原來,這美婦坐擁海外福地甘泉山,山下有座甘泉洞,能產五靈瓊漿。

  配合她巧手煉藥,成就非凡,能出產各種靈丹妙藥,更有那漫山遍野的草木精怪與妖修甘為驅使,成就一方妖王。

  這個時候,李柃方才得知,她竟然不是人類,而是一株梅樹化形!

  這還是李柃此生頭一回見妖,若非為了保持前輩高人形象,說不定要多看幾眼。

  早就聽說此世有妖魔精怪了,沒有想到,當面一個妖王在,自己竟然都認不出來!

  自家老祖黃云真人更不必說,結丹之中的頂尖存在。

  她出身仙門,資質不凡,百日筑基,百年結丹,至今已有三千余年,一直都是屹立于當世的風云人物。

  她在宗門內的身份是結丹長老,而且還是諸多長老之中最為貴重的嫡系正宗,與其他幾位共號天云七子,若非天妒英才,當中修行還有著些許妨礙,說不定千年前都已經晉升元嬰!

  其他的散修同樣不差,修仙界中,能夠修煉到結丹以上境界的,當然不會是簡單之輩,就算草莽散修能夠動用的部屬和凡俗力量遠遠不足,單只依靠自身,也足以抗衡宗門長老。

  他們同樣有自己的本領和底蘊,這些都是靠著大浪淘沙淘汰出來的剩者。

  好比陰長明,南疆之地一個小勢力的首領,研究己土太歲失敗,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實際上也極富野心,在探尋肉身長生之術,還對黑魔僵等魔怪擁有著極深的造詣。

  又有另外一名叫做林逖的結丹散修,表面看來平平無奇,實際上卻是有過斬殺海上妖王記錄的強悍高手。

  他道齡八百哪一年,就曾仗劍除妖,單槍匹馬把別人擁有接近兩千年法力的黑鯊王和麾下一眾妖兵妖將屠殺殆盡,保了南方海國千余年太平。

  至今他已經很少去往南方活動,但是威名仍然震懾海域,始終再沒有妖孽敢興風作浪。

  但即便是這樣的結丹修士,名聲也只傳揚一方,并不為大眾所知曉。

  只有特定圈子里面,應該知道他們名聲的人才會有所了解。

  原因無他,交游層次和關注領域不同。

  修仙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陰長明和梅夫人這樣有固定勢力的還好,其他人四處漂泊,居無定所,時常閉關潛修數十年,甚至接連上百年都沒有個確切的消息,不是至交好友也難知道他們生死下落。

  好比此間的主人莫清平,如今所掌控的海島上面,已經沒有凡民知道他的存在。

  甚至就連煉氣修士,老一輩曾經聽聞過這位前輩的,也大多都已經故去,新生代中,幾乎沒有人見過他的真身。

  李柃在此聽著他們談玄論道,實際上就是閑聊之中交流一些平常修煉的經驗心得,或者四處游歷所探聽得來的消息,心中也是頗為感慨。

  這些都是大佬,真正的大佬。

  至少在煉氣境界和筑基層面看來,全部都是高不可攀的前輩高人。

  我怎么就稀里糊涂,被陰長明拉進這樣的聚會了呢?

  這萬一要是有人向我請教修煉經驗,或者海外的種種消息,該怎么辦?

  究竟是要裝傻呢,還是維持高冷呢?

  李柃神游天外間,忽然聽到陰長明吹捧道:“各位道友以為我是如何逆轉生死,解決己土太歲的弊端?這件事情說起來也無甚奧秘,一切都拜子虛前輩所賜?!?br/>
  “哦?子虛前輩還對己土太歲有所研究?這是一種來歷不明的異種,可能是由冥界傳來,也有可能是其他外域秘境,靈植又不像靈植,動物也不像動物,陰宮主曾經就它諸多問題請托于我,只可惜我才疏學淺,未能幫上任何忙,不知可否請教,前輩究竟是如何處置的?!?br/>
  甘泉山的妖王梅夫人妙目生輝,帶著幾分頗為熱切的態度問道。

  黃云真人聞言,似有關注,畢竟她也曾經從中得到過好處。

  其他人同樣精神一振,各種目光看了過來。

  李柃只覺頭皮發麻,暗懷幽怨看了陰長明一眼,后者毫無把李柃架起在火上烤的自覺,反而略帶幾分莫名的得意。

  在他看來,自己就是個頑疾難治,天不假年的垂死之人,好不容易得遇神醫,延壽續命百余年,多多少少是個安慰。

  這還不得把幫助了自己的前輩高人往天上吹,好讓各位道友們也知曉其厲害?

  更何況,茶蕪香此物當真潛力巨大,他就算自己用不了,也想要求一些給麾下門徒和子孫后代使用,說不定就真的有人因此而長生了呢?

  這般挑開話題,也是幫前輩揚名立萬,好叫大伙知曉前輩高人的本事。

  李柃只得謙遜道:“都是僥幸,僥幸而已?!?br/>
  旋即簡單編造了個海外仙山奇遇得寶,獲得正好克制此物的茶蕪香的故事。

  說話間,不經意看了黃云真人一眼,卻發現黃云真人神色莫名,看向自己的眼神似乎有點兒意味深長。

  她突然傳音道:“子虛前輩,你是不想透露此物的真正來歷吧?實不相瞞,我也曾從一個門下小輩那里獲得制作之法……不知我那小輩李柃究竟是前輩什么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http://www.541850.tw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