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秀書網 > 重生農門小當家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給個交代
  鐘依落的話,堂屋里的人都聽明白了,可又覺得不甚明白,就連方衡祿都有些懵,這事情發展的超乎自己的想像啊。

  “祁夫人,你說的嶺南祁家嫡支的姑娘,不知是哪位???”柳翩翩作為方施文的親娘,兒子的親事當然是很關心的,也是回神最快的。

  “說來我們家也有一段時間沒有回嶺南了,也不知道叔父家還有幾位仍在閨中的姑娘,不過素來議親都是從大到小的,大太太放心,一定是適齡的,至于姑娘家的品性,嶺南祁家教養出來的姑娘,大太太也該有所耳聞才是?!辩娨缆湫χ氐?。

  “那是,那是,嶺南祁家的姑娘大方得體,遠近聞名的?!绷骠嫘χ氐?。

  方衡祿睨了柳翩翩一眼,柳翩翩立即噤聲了,好吧,公爹還在,這事輪不到自己開口做主。

  “方老爺,結親是講究你情我愿,結兩姓之好,大家都滿意才皆大歡喜,您說對嗎?”鐘依落笑著問道,不過笑不達眼底。

  “嶺南祁家的姑娘,如果方老爺喜歡,那我們一定給方家大少爺說個最合適的,也希望方老爺早日給我們家白霜一個交代?!?br/>
  方衡祿現在總算是聽明白了,祁谷雨和鐘依落夫婦倆來是討說法的,他們不同意把自家閨女嫁過來,并且對于還沒相看就把事情傳得人盡皆知這一點很是不滿。

  “祁夫人,真是對不住,但我們方家求娶令千金的心意是真誠的?!狈胶獾撜鎿唇忉尩?。

  “心誠不誠的我是沒看出來,但急卻是挺著急的?!辩娨缆湫χ裘颊f道,“老話說得好,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所以這次對祁家嫡支的姑娘,希望方老爺你們按部就班的來,怎么說方家也是大戶人家,最該是禮儀周全才對?!?br/>
  “所以,到時謝媒禮,還請方老爺慎重準備,也算是我們兩家化干戈為玉帛了,我們都在金水鎮上,以后也是要常來往的?!辩娨缆湫柕?,“方老爺覺得如何?”

  方衡祿沒想到祁谷雨的夫人是這般性子的人,但也不愧是嶺南祁家給子孫選娶的媳婦,夠拿得出臺面。

  “嶺南祁家的姑娘定然是好的,如此就麻煩祁爺和祁夫人從中說合了?!狈胶獾搶彆r度勢,更何況他一開始的目的本就是嶺南祁家,如果是現在嫡支的姑娘當然更好。

  “好說?!辩娨缆湫χ鴳?。

  “冒昧問一句,不知祁夫人閨名是什么?”張竇嵐看著鐘依落笑著問道,“以后兩家常來往,關系只會更密切,稱呼夫人閨名,也更親近不是?”

  這話張竇嵐問是屋里最合適的人選了,鐘依落當然也聽出了她的言外之意,不就是想知道自己的娘家嘛。

  “鐘依落?!辩娨缆浯蠓交氐?,“娘家在江南?!?br/>
  張竇嵐雙眼一緊,笑問,“可是江南鐘家?”

  “正是?!辩娨缆湫χ赝?,“方夫人日后稱呼我依落就好?!?br/>
  “依落不愧是江南鐘家的姑奶奶,難怪剛剛說話出口成章,果然是家學淵源?!睆埜]嵐笑著夸贊。

  江南鐘家,書香門第,是百年世家,也難怪有這樣說話的底氣,方衡祿現在算是明白了。

  在堂屋來來往往說了一陣子話,祁谷雨和鐘依落就提出辭別,方家人挽留了一陣,最后由方銳棋和柳翩翩送兩人出門。

  離開方宅后,鐘依落才哼出了聲,“你說方家那勢力的模樣,我們白霜能嫁?”

  祁谷雨笑著搖頭道,“當然不能,夫人英明,今兒他們完全被夫人給唬住了?!?br/>
  “我用得著唬人?”鐘依落瞪了祁谷雨一眼道,“我說得可都是實話?!?br/>
  “今兒和明兒看看,方宅放出聲明了,你再去嶺南?!辩娨缆湔f道。

  “為夫聽從夫人安排?!逼罟扔晷χo鐘依落作揖道。

  鐘依落被逗笑了,“這次該是會長記性了?!?br/>
  “夫人今兒這般給了他們教訓,一定會吸取的,好了我去趟祁連溝?!逼罟扔臧社娨缆渌突厝缫鈺S后,就坐馬車去了祁連溝。

  關于方施文和祁白霜議親的事,當天下午就有了聲明。

  方家當家人親自出面道歉了,在方家私塾,當著方家私塾全部先生和學生的面澄清了這事是謠傳,給如意書齋帶來了不好影響。

  在方家私塾澄清了事情后,還親自上門去了如意書齋,送上禮品,表達深深歉意。

  祁谷雨已經去祁連溝了,是祁白哲出面接受的,事情說明白了,就握手言和,方家私塾跟如意書齋生意上的來往還延長了五年,價錢都是最公道的。

  鐘依落在后院知道了事情的經過,還是很滿意的。

  大伙兒雖然對于事情的發展有些意外,也有過猜疑,說是方家看不上如意書齋嘛,可人家方家當家人都出面親自上門道歉了,誠意十足,不然按照方家的實力,沒必要跟個小小的書齋鋪子這么低聲下氣。

  要說是如意書齋看不上方家,那更是沒有人相信,方家現在可是金水鎮的頭一份,說親的還是方施文,這樣的好的人家和兒郎哪里去尋,不死死抓住還往外推,哪有這么蠢的。

  所以最后的結論就是,可能就是有人謠傳了。

  祁九里當天就得到消息了,畢竟方家動靜很大,所以晚上來秋味食肆用餐的人,十個里面有八個在討論這事。

  祁九里聽聞事情的經過和結果,是想不明白的,不應該啊,難道方家是這樣大度的人家?

  不過在晚上回去,看到祁七竹放晴的面孔后,祁九里開懷了,無論事情到底如何,結果是喜人的,對自家親哥來說可是大好事。

  “哥,明兒還去如意書齋嗎?”祁九里湊近低問。

  “七哥,你不會現在還在抄書吧?”祁八松一聽去如意書齋第一反應就是這個,“你好好準備院試啊,現在木炭這么掙錢,也不需要你怎么抄書了不是?!?br/>
  “沒抄書?!逼钇咧窕亓艘痪?,然后看向祁九里,“嗯,明兒再去問問?!?br/>
  祁九里點了點頭。

  “你們是不是有事瞞著我?”祁八松疑惑道。
    一只小胖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www.541850.tw),接著再看更方便。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