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秀書網 > 名偵探世界的警探 > 第328章 可疑的人
  曾經怪盜基德在第一次與柯南交鋒中說過。

  如果說怪盜是富有創造性的藝術家,而偵探只是一個跟在后面吹毛求疵的評論家罷了。

  后來柯南用很多藝術家都是死后成名的進行了反駁,唐澤更是讓對方遭到了社會的毒打。

  但這句話并非沒有道理,放在殺人者與刑事身上的話,就更是如此了。

  而刑事最不愿見到的,就是那種殺人頻率非??斓姆溉?,那種隨時隨地都有生命會因為自己沒有抓住犯人而消失的壓力實在太過沉重了。

  而這次,唐澤等人顯然就遇到了這樣殺伐果斷的狠角色。

  不斷有人犧牲與下一個不知何時會出現的犧牲者化作了巨大的壓力,壓在了每一個人的心頭。

  這樣的變化幾乎是肉眼可見的,在伊藤誠死后,調查人員能夠看到明顯的煩躁了起來。

  看著目暮警官帶著尸體返回警視廳那逐漸遠離的車輛,唐澤暗暗告誡著自己越是這個時候,就越是要保持冷靜。

  畢竟所有人都在看著自己呢,作為“王將”可不能自亂了陣腳,那只會更大的打擊士氣。

  深深吸了口氣,旋即又將其緩緩吐出,唐澤將煩躁壓下,整理思緒后,看向等待指令的眾人笑道:“都中午了,餓不餓?要不要去吃東西?”

  “哈?”

  在三人一臉懵逼中,唐澤開車帶著高木、千葉還有佐藤美和子三人一起前往了一家便當屋。

  “讓您久等了,這是您的咖喱雞塊飯!”年輕的男孩帶著笑容將料理放在佐藤美和子身前禮貌說道。

  “謝謝?!?br/>
  就在佐藤美和子道謝后對方準備轉身離開之際,唐澤卻是直接喊住了對方,“那個,等等!”

  “嗨,這位客人,您還有什么需要嗎?”

  “打擾一下,我們曾經在西園寺家見過的?!碧茲尚α诵Φ溃骸澳€記得嗎?”

  對方聽到唐澤的話一臉的茫然,似乎不記得這件事情了。

  “今天早上,你去給木倉先生送兩份早餐?!碧茲尚α诵Φ?。

  “啊,是你…”

  經過唐澤的提醒,對方總算是想起來早上似乎往里探頭時候與唐澤照過一面的記憶了。

  “木倉先生應該是一個人生活吧?”看對方想起來自己,唐澤笑了詢問道:“那不知道另一份早餐是誰的?”

  “世界的?!蹦泻⑿α诵敛华q豫的回復道。

  “世界?”一旁的千葉一亮的驚愕之色,“可是…世界小姐不是已經死了么?”

  “才沒有死呢!”

  這話一出男孩臉上的笑容立刻便消失不見了,他狠狠瞪了千葉一眼,然后撂下這么一句話便扭頭離開。

  “所以說唐澤刑事你帶我們來吃飯,是因為想要打聽消息啊?!?br/>
  待到男孩走遠后,一旁的高木兩人這才恍然大悟道。

  “啊,沒錯,之前看到他去送了兩份早餐便有些疑惑?!碧茲尚α诵柕溃骸拔铱此鲌@寺木倉很熟悉,估計便是附近的便當店的人?!?br/>
  “那孩子居然說西園寺世界沒有死?”

  佐藤美和子說著加快了吃飯速度,“那這么說是木倉那家伙說謊了?難道犯人是活下來的西園寺世界?吃完我們去問問他!”

  一頓便飯在佐藤美和子的帶動下,沒多久便吃了個精光,四人之后再度來到了對方那雜亂的家中。

  “哇,真夠亂的,還有好多機器?!钡谝淮蝸淼綄Ψ郊业母吣揪倏粗車沫h境不由感嘆道。

  “嘛…資料上說他自己在家里開了個小店,接單子維持生活,想必這些都是他工作上的工具吧?!币慌缘淖籼倜篮妥迎h顧四周如此說道。

  而一旁的唐澤此刻已經向西園寺木倉表明了疑惑。

  “啊…那是個誤會?!?br/>
  “誤會?”唐澤看向對方繼續問道:“怎么說?”

  “我訂的三餐都是一人份的?!蔽鲌@寺世界嘆了口氣道:“但那孩子連世界的份也一起送過來了?!?br/>
  “誒?為什么他要這么做?”一旁的千葉聞言神色疑惑道。

  “那孩子…世界已經去世的事實…似乎明白,又似乎不愿意明白…”

  木倉說到這有些語氣哽咽,帶著眾人來到了臥室之中,“雖然有些浪費,但我也每天都把那孩子帶來的飯菜放在世界的相片前供奉起來?!?br/>
  那狹小的臥室之中,唐澤看到了西園寺世界的照片以及擺放在相片前的早飯便當。

  那上面的料理,和西園寺木倉早上所吃的早餐一模一樣。

  “他和世界兩個人的感情很親密嗎?”唐澤看了看早餐后再度問道。

  “不?!蔽鲌@寺木倉搖了搖頭,“不過…畢竟是鄰居,兩人從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

  說到底也就是普通的鄰居吧,早晚遇到的時候會互相打招呼的那種程度而已。

  后來發生了那件事,世界就搬去和媽媽住了,只有在看我的時候,才會和對方見面,但也就是點頭之交而已…”

  沒有得到想象中的線索一行人都有些泄氣,而唐澤直到離開西園寺木倉的家時,還在沉思著。

  但這份懷疑,不再是針對西園寺木倉了,而是對那個不愿接受世界死亡,每天還為其送便當的男孩起了疑心。

  這種不愿接受現實的心理狀態很危險,說明西園寺世界的死對他的刺激很大。

  也就說這種不穩定的心理狀態下,對方是很有可能做出什么過激行為的。

  雖然沒有任何的證據表明對方是兇手,但無疑對方是和西園寺木倉有著相同的動機的。

  要知道,出來親情之外,愛情生出的仇恨,也同樣能達到同樣的效果。

  但別說是證據了,在佐藤美和子帶著高木警官開車到當地警署調查對方資料的時候卻發現,這個叫澤越止的男孩,就是個普普通通的便當店家的孩子。

  高中上完后便沒有再上學了,跟著父親母親一起經營著這家便當店。

  那些和改造槍支的專業,根本沒有涉及學習過,更別提是改造槍支,這樣需要豐富的理論知識和極強的動手能力的高難度前置要求了。

  哪一項對方都不占,甚至便都沾不上。

  但唐澤并沒有卸下懷疑,反而想到了一種可能。
    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541850.tw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