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秀書網 > 八十年代全能長姐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樂極生悲
    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541850.tw
  黎夏周六上午不必去工作室,準備去鄧家那邊,才下樓,就見到了在宿舍樓下徘徊的徐寧,上次爬山黎夏對徐寧印象深刻,一眼就認出了她。

  最重要的是,徐寧本來在徘徊,但一看到她,眼睛立馬就亮了起來,但卻沒有走過來,而是在原地猶豫,踟躕。

  黎夏一眼就看出對方是來找她的,但卻不打算理會,徑直往外走。

  “對不起!”徐寧沒有想到黎夏居然不按牌理出牌,她也顧不上什么了,大步沖到黎夏跟前,主動道歉。

  黎夏目光冷淡地看向對方,并沒有從對方的眼里看到一絲歉意,反而隱隱有興奮在里頭,再看看周圍被吸引過來的同學,黎夏輕嗤一聲,這是打算利用輿論,逼她接受這個道歉嗎?

  而且徐寧為什么找她來道歉,明明在外人眼里,她和季景銘感情沒有受到影響,只有他們自己知道,兩人的感情到底變得生疏了很多。

  人堵在這里,黎夏也沒法走,她干脆就直接問了,“你做了什么對不起我的事?我不是太明白,你自己剖析一下”

  “……?”徐寧,什么情況。

  她來道歉是做給季景銘,做給別人看的,理想的情況是她道歉,黎夏接受,就這樣就可以了,為什么黎夏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她不是很忙的嗎?

  要是黎夏小心眼揪著不放,她也有話說,偏偏黎夏一副不知道她為什么道歉的樣子,這樣就搞得徐寧很被動了。

  黎夏就看著她,旁邊因為她那聲響亮的道歉停下來的同學也一齊看向她。

  這種時候如果臨陣逃脫的話,會有什么后果?徐寧很想試一下,但是她不敢,但她也不可能站在這里不吭一聲。

  是她來主動道歉的,主動權應該掌握在她的手里才對。

  “就是那天爬山的事?!毙鞂幒湓~,滿臉的愧疚與不堪,眼睛紅通通的,“這些天我一直都很不安,對不起,我當時欠考慮了,我……”

  圍觀的同學看著徐寧這樣有些不忍,她都來道歉了,黎夏為什么還

  黎夏上輩子什么人都遇到過,像徐寧這種婊里婊氣的,自然也一樣,“這位同學,你是來跟我道歉,還是來告訴大家,我在欺負你呢?你紅著眼睛,是打算要哭嗎?”

  呃……

  同學們腦子一凜,反應過來,道歉這個態度,好像是有些不太對。

  “……”徐寧暗暗攥緊了垂在褲子邊的手。

  黎夏饒有興致地繼續問徐寧,“你說爬山那天的事,是什么事呢?那天發生了許多事,我并不清楚你說的是哪一件,你可以詳細給我,也給大家解釋一下嗎?”

  徐寧這個眼圈是真的紅了,而不是像剛剛那樣硬憋出來的,而且臉色還有些泛白。

  當眾承認自己因為喜歡季景銘,所以替季景銘鳴不平?可她算什么呢?季景銘的愛慕者,季景銘的同學,她連季景銘的朋友都不算事,又有什么資格。

  而且這種事,她一個女孩子要怎么往外說!

  “算了,我看你也想不起來,那這個道歉就沒有必要?!崩柘目戳搜蹠r間,誠懇地看向徐寧,“什么時候你想起來,歡迎你再在大庭廣眾之下來找我,這樣確實很有誠意?!?br/>
  在場的同學都不是傻子,這諷刺意味極濃的話,自然都聽了個明明白白,再想想自己從一開始的心理變化,莫名都覺得后背發涼,同時也有種學到了的感覺。

  黎夏沖僵在原地的徐寧微笑著點點頭,從她身側離開。

  年輕的小姑娘臉皮薄,又是文化人,大概也不是本身就是這性格,所以被擠兌兩句,自己就先下不來臺了,要換個人,眼淚珠子一掉,立馬把自己擺在了弱者一方。

  當然也有可能是對方不想在她面前示弱。

  黎夏搖了搖頭,心里并沒有半點勝利的感覺,反而覺得很惆悵,她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到了如今的局面。

  如果沒辦法給出準確的回應,她應該離季景銘遠一點的,可是季景銘又做錯了什么。

  黎夏去了趟鄧家,卻撲了個空,鄧家沒有人在,鄰居說鄧小娥的奶奶過壽,他們一家子回去幫忙去了。

  從鄧家出來后,黎夏獨自去皮料市場轉了兩圈,等到工作室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鐘,她進工作室沒多久,魏也就找了過來。

  說起來黎夏有一陣子沒有見過魏也了,也不知道他工地的事情處理得怎么樣,她是知道周啟仁搞鬼,想把魏也趕走的。

  從一開始,黎夏就不怎么贊成魏也跟顧家打交道,跟周啟仁走得太近,燈下黑這種情況確實是有,但更多的是很快被發現,立馬被清除。

  最危險的地方,未必就一定是最安全的地方。

  何況她要的只是父親死亡的真相,想要一個公道,一點也不想跟顧家打上關系,周啟仁不惜以身試法都要攀上的顧家,黎夏只想離得遠遠的。

  “結果比我預期的還要好一點?!蔽阂残那榭雌饋砗懿诲e,“周啟仁手里的工程全部停了,有兩個還沒開工的,我已經接了過來?!?br/>
  至于之前那些做到一半,或者是已經做完的,暫時都停在了那里,顧氏會請專門的檢測機構重新驗收,如果不合格,會拆除返工,無法返工的,會重點關注,及時進行加固處理。

  “別的不說,顧氏做事的態度我還是很欣賞的?!蹦芏嗄玫焦さ?,魏也高興,但看到周啟仁落魄,他更高興。

  而且周啟仁手頭的工地一停,他手底下的工人就坐不住了,找周啟仁要不到錢,干脆都跑到了顧氏去鬧。

  周啟仁喜歡把應該結給員工的工資拿去投資,拖到下一次工程款下來,再給工人結一部分,反正就是這次拖下次,下次拖下下次,拖到不能再拖,就給你結一部分。

  如果工地一直有,工人們或許不會那么著急,畢竟周啟仁背靠顧氏,顧氏在行業內還是十分有信譽的。

  “敏行真是算得準準的?!敝軉⑷释锨饭べY的事,魏也他們早查了個明白,但并沒有把證據擺出來,反正等所以事情發酵到一定的程度,肯定會爆出來。

  如果周啟仁有本事壓得住,那不是還有他們么。

  不過周啟仁可能是對自己太有自信,壓根沒管工人,而是一心想從顧氏那邊挽回,結果爆了個大雷,工人出現在顧氏大樓下的時候,周啟仁臉都青了,效果比他們預想的要好了無數倍。

  “哥,你們把周啟仁逼得太狠,他肯定會反撲的,你們得防著些?!鳖櫴喜贿^是停了周啟仁的工地,重新驗收而已,去查周啟仁了嗎?會送他去坐牢嗎?

  只要顧氏沒有,那周啟仁就還有翻身的機會。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