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秀書網 > 全面攻略 > 第五百四十七章 栽贓陷害!

第五百四十七章 栽贓陷害!

  這個故事的結局,并不像想象中那樣美好。

  趙果果的父親用生命去幫助自己的妻子逃跑,可結果,他們都沒能逃出去。

  事后,玖琦歆招募了當時所有能招募的騎士團,總共近千人,重回異界沙漠,將那個地方的荒靈滅了個干干凈凈,可是,趙果果的父母卻再也回不來了。

  玖琦歆只到了兩具森森白骨。

  他們的雙手緊緊扣在一起,中指上的婚戒在陽光下亮得刺眼。

  其中一具白骨,還壓在另一具白骨身上。

  玖琦歆甚至都能想象出來兩人當時視死如歸的表情。

  那一刻,玖琦歆心如刀割。

  她后悔了。

  玖琦歆知道,如果自己當初態度再堅定一些,反對拋下趙果果母親的提議,那其他的隊友可能也不會各自逃命,只要齊心協力,他們未必就逃不出沙漠。

  可惜,世上并沒有后悔藥這種東西。

  面對未知的大恐怖,終究還是人類的求生本能占據了上風。

  而事實上,他們做法也并沒有錯。

  趙果果的母親之所以從頭到尾都沒對自己團隊這個做法表示抗議,就是因為她也知道,只有拋下她,隊伍里才能有更多的人活下來。

  棄車保帥,是每個合格的指揮官都必須知道的事情。

  如果換了是趙果果,她大概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可是,這個選擇,必須得由她自己來做,而不是被迫去做。

  趙果果的母親便是后者。

  趙果果其實能理解玖琦歆等人當時的做法,但理解卻不代表不恨。

  只是,那時候的趙果果才七歲,并沒有能力去找誰討要說法,而趙果果的某個親戚,在得知了此事之后,便借口為她的童年著想,說不愿讓趙果果繼續生活在這個悲傷的地方,免得留下什么陰影,于是直接“幫”趙果果換了個生活環境——從廷冶教會換到了瑪拉教會。

  年僅七歲的趙果果,便這樣被送到了圣哲城的某家孤兒院。

  沒錯,就是孤兒院。

  那些所謂的親戚,將趙果果交到院長手里之后,當天晚上便坐飛機回到了廷冶教會,從此再也沒出現過,甚至,他們連一個最基本的聯系方式都沒留下。

  如果——如果玖琦歆的反應再快一些,在看到趙果果父母的尸骨后,能立刻想到他們還有一個正在念小學的女兒,或許就可以避免這件事情的發生了。

  趙果果的童年無疑是不幸的,但也正是這樣艱難的經歷,讓她變得遠遠比同齡人更加成熟,更加堅強,所以,當初在花梨學校的初中部遇見消沉的夏娜時,趙果果輕而易舉的便幫后者解開了心結,兩人也因此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正如趙果果所說的那樣,這個世界有很多壞人,但好人也不少,比如因父母遭遇而變得嫉惡如仇的夏娜,又比如把她當做親孫女一樣撫養的孤兒院院長……

  “你知道嗎,果果,這么多年以來,我一直都沒放棄找你,盡管他們都認為你已經死了?!本羚лp聲道,“我小時候抱過你,記得你笑的樣子,我不相信老天忍心帶走這樣一個無辜可愛的生命,我把你的照片從數據庫里調出來,貼滿了廷冶教會的所有城市……”

  “但你并沒有打聽到我的消息,對嗎?”趙果果目露譏諷地看著玖琦歆:“如果你真的認真找過我,早就應該通過我的親戚知道我在瑪拉教會了,我們還有在這里見面,彼此給對方一個驚喜的機會嗎?”

  “對我而言,這確實是一個驚喜?!本羚Р⑽丛谝廒w果果話里的嘲諷之意,認真解釋道:“果果,有些事情,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簡單,我去過你家,也去找過你的叔叔阿姨,可是,你家里一個人都沒有,值錢的東西被全部搬空,而你的那些親戚,那時也已經永遠無法再開口講話了?!?br/>
  永遠無法再開口講話了?

  聽到這里,趙果果的眸子才有了一絲波瀾:“他們都死了?”

  “死了,一個不剩?!本羚Т鸬?。

  趙果果的臉色又恢復了平靜,說道:“看來我還得謝謝他們把我送來了瑪拉教會,否則,我是不是也該死掉很多年了?”

  “從執法局的視野來看,你說的沒錯?!本羚дf道,“有件事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你的父母那時憑借著天賦的優勢,經營了一家異界情報公司,專門販賣各個異世界生靈的第一手資料,甚至,廷冶教會的數據庫里,有很多信息都是從你父母手上購買的,這其中牽扯到的利益非常巨大,足以讓真正的騎士團都為之眼紅,此外,你父母賣出去的資料并不完全準確——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你父母也會事先跟買家打好招呼,但是,他們依舊因此得罪了不少人?!?br/>
  每個修煉者心里都清楚,沒有誰能夠保證這些和異族有關的信息100%的準確,即便是教會官方數據庫里的信息都不行,這就和藍星上的修煉者一樣,并不是你擁有某個類型的天賦,就一定得去修煉那個類型的技能,更何況,趙果果父母手上的情報還是屬于建議型的,它們真正的作用,是幫助一個想去探索異界的團隊做好面臨某些情況的準備,而不是讓這些人背完了資料,就以為自己掌握了敵人的弱點,然后拿頭去和人家硬剛。

  可是,道理是這個道理,有些人在攤上事的時候,總會想方設法的推卸責任,而趙果果的父母作為販賣“錯誤情報”的“黑心公司”的大領導,無疑是完美的背鍋人選。

  還有少部分死者的家屬,都不需要別人挑唆,就直接把屎盆子扣在了趙果果父母的頭上,他們甚至一度將趙果果父母二人告上了審判庭。

  好在,清者自清,廷冶教會的審判長也不是瞎子,知道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并不在于趙果果的父母——他們沒錯,錯的是那些自以為是的修煉者。

  而因為有著趙果果的父親,一名正兒八經的騎士坐鎮,某些為了利益,或者為了給死去的親人報仇,想用暴力來解決問題的人,也始終沒找到機會。

  但是,當趙果果的父親為了保護自己的妻子而犧牲在異界的消息傳開的時候,一切就都變得不一樣了。

  趙果果的親戚為了獨吞這個情報公司,將趙果果遠送國外——他們的目的是達到了,但還沒高興幾天,便被一些所謂的仇家殺上了門。

  這也算是自食其果了。

  之所以用“所謂的仇家”來形容這些殺手的身份,是因為執法局至今都沒能調查清楚,這些人到底是曾經那些死者的家屬雇傭來的,還是出于情報這個行業的不正當競爭,亦或是,有人眼饞其中的利益,想來分一杯羹。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趙果果當時還住在家里,幾乎不存在任何活下來的可能性。

  所以,盡管沒能找到尸體,但執法局的人都認為趙果果已經死了。

  哪怕就算沒死,也一定是被那些殺手給抓了回去。

  想想看,一個漂亮小女娃被一群泯滅人性的畜生給帶走,會發生什么事情?

  那還不如死了算了。

  可玖琦歆不相信趙果果出了事。

  活要見人,死要見尸,她依舊固執的用自己所掌握的資源在尋找趙果果。

  毫不夸張的說,玖琦歆當初之所以答應老教皇做對方的接班人,也就是為了教皇手中的那份權力,只要成為了教皇,她便可以動用全國的力量來做這件事情。

  玖琦歆唯一疏忽的一點,便是她從來沒想過趙果果被人送到了瑪拉教會。

  當然,這其中也有她手底下的人辦事不靠譜的原因。

  本身借用國家的力量來辦私事,便已經讓他們心生不滿了,再加上時間一久,要找的人卻還是杳無音訊,不管換了誰來都會失去耐心,畢竟,他們和趙果果一家又沒什么交情,犯不著那么賣力的去折騰自己,所以,除了最開始的那一兩年里他們認真找過之外,其他時候大多都是在劃水,每天寫個報告,裝個樣子給玖琦歆看。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玖琦歆大概這輩子都找不到趙果果了。

  玖琦歆和奧德教皇不同,她對瑪拉教會的騎士團大賽完全不感興趣,她能出現在騎士城里,純粹是受克勞倫所托,過來鎮場子的,畢竟,這片大陸最優秀的年輕人都匯聚在這里,萬一出了點什么意外,可不是現在的瑪拉教會能夠承受得起的。

  玖琦歆本就不喜歡看比賽,在她眼里,這和一群小屁孩過家家沒什么太大的區別,再加上廷冶教會出現的變故,玖琦歆就更沒心情去理會這些事情了,這位心煩意亂的牧首,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悶了好幾天,這也恰巧讓她錯過了比賽進行到目前為止,周上善唯一一次把特寫鏡頭給到趙果果的那個畫面。

  只差一點,玖琦歆便將和趙果果擦肩而過。

  “你想表達什么?”趙果果面無表情的看著玖琦歆:“是想告訴我這就是命嗎?”

  “是不是你的命我不知道,但這是我的命?!本羚дf道,“從今天開始,我會一直守在你身邊,直到你成長到比我強大為止?!?br/>
  “不需要?!壁w果果挽住蘇牧的胳膊,“我的男人會保護好我?!?br/>
  我的男人會保護好我!

  聽聽,這是一句這么動人的情話!

  簡簡單單的九個字,卻表達出了趙果果對自己無條件的信任!

  此時,蘇牧的心里就像有塊蜜糖化開了一般,盡管很不合時宜,但真的好甜啊……

  只可惜,這份甜意并沒持續多久,便被玖琦歆給打斷了。

  女牧首瞥了蘇牧一眼,說道:“現在的藍星已經不是以前的藍星了,如果只是五階頂級,并不能保證你的安全?!?br/>
  玖琦歆這話說的一點都沒錯,因為連半只腳跨入了穹級的她,都不敢說能在任何情況下保住趙果果——不論是入侵廷冶教會的帝國軍,還是燼星的洛皇,又或者是出現在圣凱城的那位神秘男子,這些人的實力,都遠遠在她這個牧首之上。

  玖琦歆唯一能保證的是,趙果果即便會死,也一定是死在她的后面。

  “恕我直言,楊阿姨,你似乎熱情的有些過頭了?!壁w果果說道。

  玖琦歆原名并不叫玖琦歆,而是姓楊,趙果果能這么叫她,便說明已經冷靜下來,開始諒解她曾經的行為了,畢竟,人死不能復生,殺了玖琦歆也沒什么意義。

  最重要的一點,趙果果看到了玖琦歆的態度,至少從邏輯層面上講,后者的話語不存在明顯的矛盾和漏洞,這說明,玖琦歆這么多年以來,極有可能真的沒有放棄過尋找她的蹤跡。

  玖琦歆是在認真贖罪,只是,這罪贖的,好像有點過于徹底了。

  一名半步六階的女騎士,在廷冶教會混得有多好想都不用想,而如今廷冶教會的軍研部叛變,大開國門迎接帝國軍入駐,以玖琦歆的實力和身份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如果玖琦歆是站在帝國軍這邊的,那她毫無疑問會擁有一個錦繡前程,如果不是,那她這會便應該去找克勞倫或是奧德教皇請求支援了——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玖琦歆都不應該出現在迷宮里,更不應該拋下一切,說出要守護自己成長這種話,即便她對自己的父母心懷愧疚。

  “除了朋友之外,你跟我爸是不是還有其他關系?”趙果果問道。

  其他關系?

  玖琦歆神色一僵,隨后佯裝鎮定地說道:“這不是你該知道的事?!?br/>
  “哦?!壁w果果面無表情的哦了一聲。

  “好了,我們的事暫時先說到這里,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不會走?!闭f罷,玖琦歆看向蘇牧,“現在,該來說說你和明藏之間有什么過節了?!?br/>
  玖琦歆用了“過節”兩個字來猜測蘇牧和明藏之間的聯系,很顯然,她現在已經不懷疑蘇牧是那個幕后主使了,因為玖琦歆已經通過銀九山和蘇牧的對話聽了出來,后者是真心實意的想要復活蕭暉和云尚杰等人,那既然如此,蘇牧又怎么可能會殺他們呢?

  “我和明藏的關系很好,之前在個人賽上都是演給別人看的?!碧K牧并沒有在這件事上瞞著玖琦歆,相反,他還希望能通過玖琦歆的視角了解一下昨晚到底發生了些什么。

  畢竟,穆婉婉只是個學生,她看到的東西,未必有這個楊阿姨看到的全面。

  “你確定你和他關系很好?”玖琦歆問道。

  “確定?!碧K牧有些不解,“這很難理解嗎?”

  “是很難理解?!本羚б馕渡铋L地說道:“如果你們真是好朋友,為何明藏要借你的名義,去殺掉你另外的好朋友?”

  這根本不是朋友之間應該做的事,而是禍水東引,栽贓陷害!

  ……

  ……
    本文來源:http://www.541850.tw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