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秀書網 > 庶子奪唐 > 第七章 和親
  當祿東贊和李恪把臂言歡后,李恪親自出面將他送出了東宮,就在祿東贊出了東宮大門后,他的腦袋還是有些迷迷糊糊的。

  搬了一箱珠寶,從巳時等到午時,等了大半個上午,喝了一肚子的水,到了飯點了,饑腸轆轆的祿東贊連頓東宮的午膳也沒有混上,而且李恪顯然也沒有款待他的意思。

  不過話又說了回來,李恪親自出面拉攏祿東贊,并且授以太子家令這樣的心腹之位,祿東贊給李恪回絕了,他自己也不便再留在東宮,在李恪面前晃悠了。

  祿東贊站在東宮門外,抬頭看著頭頂上曬地眼睛發花的艷陽,一陣恍惚,一時間都忘了自己為何會在此處了。

  “東贊大人,大唐太子的意思如何?”祿東贊一出東宮的門,桑布扎便連忙迎了上去,急切地對祿東贊問道。

  祿東贊嘆了口氣,搖頭道:“大唐太子做事如天馬行空,更無章法,他的意思實在叫人琢磨不透啊?!?br/>
  祿東贊也是謹慎之人,自然不會把李恪拉攏他,欲拜他為太子家令的事情告訴桑布扎,以免平白生事,傳到了松贊干布的耳中也是麻煩。

  桑布扎看著祿東贊雙手空空如也地回來,于是接著道:“太子受了咱們的禮,想來也不會再同我們為難吧?!?br/>
  大唐是禮儀之邦,最重禮節,祿東贊攜重禮上門拜訪,李恪既然受下了禮,便該講規矩,不再同他們為難才是。

  常理確是如此,可祿東贊回想著方才李恪的態度,卻又不是很有底氣,李恪收禮收地確實干脆,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但李恪收了吐蕃的禮后反手便挖了吐蕃的墻角,要把吐蕃使節祿東贊收入東宮門下,這樣不像禮儀之邦干的事情啊,祿東贊對李恪其人也不是很有信心了。

  祿東贊雖然是吐蕃人,但對中原文化卻傾慕萬分,他生于吐蕃權貴之家,自幼便借著家族便利得了許多華夏典籍,對論語、孫子兵法、孟子等百家著作更是如數家珍,故而祿東贊對此次長安之行原是滿懷期待的。

  昨日祿東贊先見了禮部侍郎長孫沖,長孫沖待人寬和,敦儒有禮,確是祿東贊所想中的唐人模樣,但自打之后見了李恪后,祿東贊驚奇地發現,大唐的月亮似乎也沒有比吐蕃更圓。

  祿東贊道:“咱們送的禮太子是收下了,但太子其人著實是有些倨傲,恐怕未必把我們看在眼中,我們想要借助他來向唐廷使力,恐怕是不行了?!?br/>
  桑布扎聞言,擔憂道:“太子乃大唐儲君,尚且如此,那贊普交代的和親之事又該如何?”

  其實此次桑布扎和祿東贊來大唐,朝貢只是其次,他們還帶著一個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和親。

  前些年吐蕃曾向大唐和親,求娶公主,但卻被李世民給回絕了,此后還因此掀起了松洲之戰,松洲之戰雖然最后以吐蕃撤兵而結束,但吐蕃和松贊干布求娶公主的心卻沒有死,此番祿東贊為使,便是為了再次向大唐求娶公主。

  祿東贊想了想,對桑布扎道:“李恪只是太子,不是皇帝,他的意思未必就是皇帝的意思,我們不必太過在意李恪的話,還是待明日見了唐皇再說?!?br/>
  祿東贊自東宮偏殿離去,走后,太子妃武媚娘從偏殿的里屋緩緩走了出來。

  “原來這個就是吐蕃人,除了稍黑些,倒是和我們唐人長地一般無二,也沒有太多新奇?!蔽涿哪锍鰜肀銓钽〉?。

  李恪道:“吐蕃人本就是西羌人遷徙而來,除了習性與咱們唐人不同,別無其他?!?br/>
  原來武媚娘此前從未見過吐蕃人的模樣,覺著好奇,故而在李恪接見祿東贊的時候便躲在偏殿觀望,待祿東贊走后這才出來。

  李恪對武媚娘問道:“你也在殿內看了許久了,方才的事情,媚娘怎么看?”

  武媚娘玩笑道:“別的媚娘不知,但只看他們送的禮,便是對三郎的喜好不甚了解了,他們有事求于三郎,便該早下些功課,送美人豈不比送財貨來地好?”

  李恪笑著回道:“他們萬里來此,風塵仆仆,哪里帶來的美人,更何況天下誰人不知太子妃媚娘天生絕色,本宮又不喜旁人,誰還敢往東宮塞人?”

  大唐宗室子弟,無論是親王還是郡王,凡是成年的諸王無一不是妻妾成群的,唯只有李恪一人,雖有風流之名在外,實則卻自律地厲害,除了自幼便跟隨李恪的丹兒,武媚娘和李恪成婚至今李恪都不曾納過一個外人。

  武媚娘聽著李恪的話,臉上笑意更重了,這才對李恪道:“三郎方才所為做得極好,吐蕃狼子野心,既能侵我大唐一次,便能侵第二次,未免日后麻煩,留有口舌,三郎不與他們深交是對的?!?br/>
  李恪道:“媚娘所言正是我所想,吐蕃虎踞西南,吞并高原各國,待他羽翼稍豐后與我大唐早晚必有一戰,確是不宜與他們深交?!?br/>
  武媚娘聞言,指著殿中的一箱子珍寶,不解地對李恪道:“三郎既有意疏遠吐蕃使臣,為何又要收下他們的東西?”

  李恪走到箱子的旁邊,蹲下身子緩緩打開了身前的木箱,果然,入眼的便是滿箱的象牙雕器,金玉珠寶,乍一看也晃眼地很。這些東西若是給其他人,自然是欣喜若狂的,可李恪和武媚娘見多了世間珍寶,這些東西落在他們的眼中也就平平無奇了。

  李恪指著這箱珠寶,對武媚娘問道:“你說我若是把這箱珠寶上繳給父皇,父皇會怎么看吐蕃,怎么看祿東贊?”

  武媚娘聞言,哪還不知道祿東贊的意思,李恪這是要祿東贊在李世民面前難堪了。

  武媚娘笑道:“方才三郎還想著要征召祿東贊入東宮效力,現在轉了身就翻臉不認了嗎?”

  李恪道:“他已拒了我,又不能為我所用,我又何需在多去顧及他?!?br/>
  武媚娘好奇地問道:“方才三郎以征辟祿東贊入東宮為官之事堵他的嘴,難道就不怕他當真一口應下嗎?太子家令這般要職,哪能輕易許于一個不知深淺的番邦人?!?br/>
  武媚娘所言自然在理,太子家令干系重大,若用一個番邦人總覺著有些不妥,但李恪聽著武媚娘的話,卻搖了搖頭。

  李恪道:“我說的征辟他是真的,祿東贊之才,冠絕吐蕃,就是中原也罕有能比的,他若是真心為我所用,我何惜一個太子家令,就是將來拜相也無不可?!?br/>
  李恪識人向來精準,但武媚娘沒想到李恪對祿東贊的評論竟如此的高,武媚娘驚訝道:“難不成在三郎眼中,祿東贊竟能比肩房、杜二相嗎?”

  其實祿東贊此人文武雙絕,吐蕃立國開業,無論是安定朝堂還是南征北戰,都多賴祿東贊之功,沒有祿東贊就不會有日后能與大唐爭鋒的吐蕃。

  房、杜二相雖是天下名臣,但在李恪看來,祿東贊于吐蕃之功,絕非房、杜中一人可比,應該是房杜加上李靖,再加上長孫無忌才是,但這些東西李恪自不會和武媚娘細說。

  李恪只是笑了笑,回道:“也許吧?!?br/>    江謹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www.541850.tw),接著再看更方便。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