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秀書網 > 邪王唯寵冷醫妃慕千兮北霄寒 > 第594章 齊家的
  “你這話拿去騙騙別人或許有人會信?!北毕龊?。

  宮燁然低低笑:“三皇子殿下這話也太傷本宮的心了?!彼曇絷幦?,再加上可以壓低了聲音,這么一說話,雌雄莫辨,竟有幾分風流婉轉的韻味。

  不過顯然北霄寒是欣賞不來的,但是他也沒有對宮燁然的不陰不陽有什么反應,只是道:“燁太子這個時候在這里候著我,所謂何事?”

  宮燁然見北霄寒一臉不為所動的樣子頗覺無趣,笑意隱去,輕柔的聲音像是成了風似的飄忽不定,“三皇子殿下可知道,元楚帝病重的消息現下已經傳遍了?!?br/>
  “那又如何?”北霄寒冷冷道。京都之外,十幾萬的軍隊厲兵秣馬從未懈怠,誰要是敢這個時候挑事,那也正好給他當塊磨腳石,練練新兵蛋子了。

  宮燁然也不介意北霄寒的態度,對于他而言,他只需要讓北霄寒知道他的態度就行了,“復又國太子已經和大皇子搭上了線,本宮的人也傳信告知本宮,在東黃海以外隱隱約約有幾艘大船行蹤不定。三皇子殿下可明白?”

  “幾艘大船?”北霄寒自言自語了一句。

  宮燁然輕笑道:“是啊,只怕復又國也坐不住了?!?br/>
  “燁太子怕了?”北霄寒挑眉。

  宮燁然從燈籠的火光中走出,“不,本宮是擔心本宮與三皇子殿下的合作會不會因此提前終止?”

  意思就是,宮燁然擔心北霄寒會害怕復又國,從而導致他們的合作關系破裂。

  “燁太子擔心的事情,也是我擔心的事情?!北毕龊嫔领o,語氣從容。

  “本宮明白了?!睂m燁然忽而腳下輕點,一躍而上,踩著酒樓的屋檐幾個起落一會兒就沒了身影。

  北霄寒思慮著宮燁然帶來的消息,對暗處的寒六道:“著人重點查查北融海周邊的動靜?!?br/>
  龜苓國乃是島國,四面環海,而元楚國臨海之處有兩面,一是和復又國相鄰的東黃海,二是和異族相接的北融海。

  而如今北霄寒人在京都,并未親自鎮守北地,龜苓國若是當真有意,最為容易突破的,首當其沖便是北融海。

  秋天的風陡然有了冬天的寒意。

  齊府,北雷風十分低調地從側門走了進去,跟著齊家的管家七拐八拐,最后到達齊左相的書房。書房里面齊左相和齊家主兩人相對而坐,并沒有第三張椅子,見到北雷風,兩個人也沒有起來行禮。

  反倒是齊家主小眼睛微微瞇起,“雷風來了啊……”

  齊家主看上去十分的憔悴,顯然這段時間日子過得也并不好。想想也是,先是齊元鑫和慕嬌嬌的婚事直到現在都還在糾扯,將齊家的臉都丟完了。

  再是齊家有端幽露的消息不知怎么的一下子人盡皆知,有個江湖上的勢力像是瘋了一樣,天天晚上都來齊家打探,搞得齊家夜夜不得安寧。

  再是朝堂上齊家也不如以往風光,處處受到掣肘,尤其是江淮一代的產業,也不知道為什么,盈利一日比一日少,眼看著馬上就要由盈轉虧了。

  齊家主愁的頭發都白了不少,偏偏現在還不能在北雷風面前露怯。正如齊左相講的那樣,齊家就是齊家,大皇子想要齊家的支持,怎么能凌駕于齊家之上?

  往日里是因為齊家在后宮還要倚靠齊貴妃,且齊貴妃確實為齊家做了不少事情,手段也十分了得,可如今齊妃也不在了,大皇子能依靠的只有齊家,齊家自然也不能上趕著去捧著北雷風,免得失去了主動權。

  所以現在齊家主也按照齊左相叮囑的,只將北雷風當成一個普通的小輩便是,磨磨北雷風的性子。

  不過齊家主和齊左相顯然低估了北雷風的脾氣和傲氣。

  北雷風看見兩人如此怠慢自己,本來就陰沉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更加陰沉了,掉轉頭就往書房外面走:“看來外祖父和舅舅都不歡迎本皇子,那本皇子就先告辭了?!?br/>
  虧他還當真以為齊家是真的突然想通了,又愿意扶持他了。

  北雷風并不傻,且他對齊妃這個母妃是有真感情的,尤其是齊妃突然去世,他連齊妃最后一面都沒有見到,這么長時間下來,這幾乎成了北雷風心底的刺,而這根刺,在看清楚齊家對待死去的齊妃的態度之后,扎得更深了。

  但是北雷風忍得住,他知道他現在的勢力遠遠不夠,有齊家的幫助會更加順利許多。

  但是卻不代表北雷風會容忍齊家高高在上,甚至慢待自己!

  “雷風留步!”齊家主面色微沉,朝一旁的齊家管家使了個眼色。

  齊家管家急忙追了上去勸北雷風,“大皇子殿下,家主與左相畢竟是長輩,這才……”

  “你算什么東西,也敢這樣和本皇子說話?”北雷風冷聲呵斥,整個人十分暴躁。

  那管家面色不變,“老奴在齊家這么多年了,也算是看著大皇子您長大的,大皇子怎么在這個時候犯糊涂呢。您好好的和家主左相說說話,有什么事不能商量著來呢?”

  管家的話一下子提醒了北雷風,讓北雷風瞬間想起了自己原本的來意,他抿了抿唇,有些后悔自己剛剛的沖動,但是又拉不下臉回去。

  齊家管家一下子就看了出來,主動給北雷風遞了個臺階道:“殿下,家主和左相都等著您呢,咱們一起過去吧?”

  北雷風順著齊家管家的臺階回到了書房,只見不知道什么時候,齊家主下首給新放了一張椅子。

  齊家的下人動作還是挺麻利的。

  “雷風,你今日來,可是為了江淮產業歉收一事?”齊家主試探地問道。

  “不是?!北崩罪L搖了搖頭,陰沉的臉活像是誰欠了他八百萬似的,這讓真的欠了他銀子的齊家家主心中十分不滿,覺得北雷風今天來可能就是來擺臉色使性子的。

  但是北雷風還真不是。

  當初江淮的產業齊家和北雷風簽訂了契約,不管鋪子進賬多少還是歉收多少,每個月都要給北雷風分固定數目的銀子。
    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541850.tw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