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秀書網 > 招財錦鯉:獵戶嬌妻超旺夫 > 第293章 想叫你理理我
    本文來源:http://www.541850.tw
  唐時錦搖了搖頭:“不好?!?br/>
  鄭清源一愣:“為何?”

  唐時錦道:“你與我情形不一樣,你與你爹明面上沒什么,就算我這樣的,還要被人說,你要真頂著崇文書局嫡長子的名頭,另起爐灶,叫人知道了不好聽的,文人又最愛計較這些……要叫我說,你不如把這些家中齷齪一概拋開,起個‘見賢樓’之類的名字,又大氣,又討好,等到名頭漸起,縱是你爹,也難奈你何?!?br/>
  鄭清源連連點頭。

  然后他道:“果然還是錦兒大氣!”

  他躊躇了一下:“這書樓我送你三成股,你幫我寫個招牌可成?”

  唐時錦也沒推辭,畢竟她正要刷財運名聲,便笑道:“一成吧,我叫炎柏葳幫你寫?!?br/>
  鄭清源笑道:“那就拜托了。那我先回去,等明日就去,先與你們那邊定妥地方,然后就開始蓋了?!?br/>
  于是兩人各自分開。

  鄭清源果然第二天就定妥了地方,然后酒樓書樓,兩處同時開工,蓋了起來,看進度,只怕比他們的還要快些。

  而且自從歸開甫這一條“魚”來了之后,接二連三的,不斷有文人前來。

  桃相估計是安排了后招兒,足足代邀了三個大儒過來,這種大儒,本身就是活招牌,一時間文人趨之若鶩。

  這會兒竹園還沒建完,這些人大多住在炎柏葳院中,以及桃成蹊院中,客院也都漸漸的住滿了。

  但是這種事情,自有炎柏葳兩人操心,唐時錦一概不管。

  她也真顧不上。

  七月中,竹后村的麥子和水稻全都要收了。

  事實上,在收之前,已經傳的十里八鄉無人不知。

  畢竟,水稻還好說,就是種的占城稻,而占城稻的好處是高產快熟,粒兒卻是比平常的稻子要小一點的,所以小小的作弊之后,也就有平常的稻穗一個半那么大,還不算太夸張。

  而麥穗,足有平常的三個那么大!不少地方的人聽說了,都過來看,簡直傳成了一方奇聞。

  所以在收割之前,唐時錦特意叫李元抽了十個人,天天去轉悠,還有海東青日夜高空巡邏。

  還真有不信邪的,趁晚上來偷,然后當場叫海東青提了出來,叨的滿背是血,慘叫的整個村兒都能聽到……成功的起到了震懾作用,再沒人敢偷了。

  然后唐時錦提前跟各處的族長都說了,這種子,她自己留夠來年的種之后,全部賣掉。

  竹后村和本村的,接普通種子的兩倍價錢賣,其它地方三倍價錢賣,而且因為算著余下的不多,所以要限量。

  收之前,先把自己、本村和竹后村的量統計了上來,然后熱火朝天的收了幾天,曬干脫粒之后,就在打谷場上現場賣光。

  當然,本村的,像賀家、賀家族長,包括賀冬生這些熟悉的人家,她都直接送了,其它關系好的也都讓了不少種子。

  然后又在水田種了一茬空間版的占城稻,旱田也把冬麥和玉米給種了下去。

  足足忙了半個多月,才把這個事兒給忙完。

  這邊才剛喘口氣,那邊李元過來匯報:“主子,竹紙造出來了,你瞧瞧?!?br/>
  唐時錦接過來瞧了瞧,然后就直接抱著去找炎柏葳了。

  恰好炎柏葳在院中,唐時錦把紙往桌上一扔,就過去抱著他胳膊:“我都好長時間沒和你好好說話了!你也不理理我!”

  炎柏葳被她氣樂了。

  她這個人,公私絕對分明,寵你的時候,能讓你覺著你就是她的一切。

  但是到了辦正事兒的時候,就會讓你感覺,你啥也不是。

  反正這些天她忙的不可開交,早上練武都感覺人在心不在一樣,看著他時眼里都沒他。

  但看她小小一只,嬌嬌糯糯的,他就伸手摸了摸她小臉:“我也想叫你理理我?!?br/>
  他忍不住摟住她腰。

  連他自己都沒發現,如今這種逾禮的行為,已經變成了“沒人看到就沒事”了。

  他低頭看她:“忙完了?”

  “沒呢!”

  唐時錦把臉埋在他身上,蹭呀蹭的:“還有好多事,但是不想干,想你了?!?br/>
  “什么事?”炎柏葳道:“我去做?”

  他看了看桌上:“竹紙造出來了?”

  一邊說著,一邊就隨手把她一挾,過去看了看:“不錯啊?!?br/>
  唐時錦都被他這個動作給逗樂了,索性一翻身趴在他背上:“你看看吧,我叫人弄了一種厚的,弄了一種薄的,然后你叫他們先試試,回頭就要賣了,做了很多很多?!?br/>
  炎柏葳點了點頭,然后就直接鋪開一張,研了墨先試了試。

  她整只掛在他背上,也不下來,他也不在意,就這么掛著她,寫了一篇詞出來:“不錯!”

  唐時錦道:“香不香?是不是有種竹香味兒?”

  炎柏葳看了她一眼。

  她歪著頭,小臉兒就湊在他眼前,大眼睛眨呀眨的,他忍不住扶住她腦袋,輕輕親了一口,小聲道:“香的?!?br/>
  唐時錦被萌的不行。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那個迅速垂下眼,有點兒小害羞又要板著臉裝正經的樣子,真是可愛的不要不要的。

  她叭嘰親了他一口:“不許亂親!還你!”

  他失笑著,又捧起紙來聞了聞:“嗯,竹香?!?br/>
  “是吧?”唐時錦道:“我本來想弄的香一點,但是我一想,竹子就是一個清雅的東西,沒必要弄這么花哨……”

  一邊說著,外頭有人隔窗道:“主子?!?br/>
  兩人一起應了一聲。

  然后外頭頓了一頓:“錦爺?!?br/>
  唐時錦哈哈一笑,就直接躍了出去:“怎么啦?”

  那人是派出去管種地這塊事情的禮三,唐時錦給他取名叫李盛的,道:“主子,新種的,全都已經種完了,還要不要派人守著?”

  “守著,”唐時錦道:“在那邊弄個地方,一直派人守著,不用那么靠住守,就有個人影兒嚇唬嚇唬就夠。這兩年都得辛苦點兒,過上兩年,周邊都鋪開了,那就沒事了?!?br/>
  李盛應了一聲退下。

  唐時錦正準備回去摸兩把長睫毛,又有一個下人過來:“五娘,魯坊主過來,說竹園里頭弄的差不多了,問啥時候過去看看?!?br/>
  唐時錦一聽,立刻叫了炎柏葳,兩人過去轉了轉。

  因為工程急,魯坊主把周邊竹坊的人全都請了過來,但是這年頭手藝是安身立命的本事,所以并不會降低品質。

  如今內園大部分都建完了,也不是全部用竹子,是交錯著建的,反正唐時錦看了看,覺得超美超雅致的,就跟個工藝品一樣,她都想著來住幾天了。

  而且當時的規劃就很大,住個幾十上百人也不會覺得擠,但唐時錦本來只以為初期有個十來人就不錯了,乍然有這么多人,還有點受寵若驚?

  于是大家陸續搬入了竹園,好在這些人大多自帶門人書童,倒是不用擔心日常照顧的問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