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秀書網 > 陸少的天才寵妻 > 第782章 針鋒相對
  “好啊?!?br/>
  江以寧很好奇,這齊太太鼓里裝的什么東西。

  為什么剛才會對她有敵意。

  所以……

  她沒拒絕陳媛媛的邀請。

  陳媛媛同齊霄說了一句,便帶著江以寧,到客廳的一角坐下。

  傭人馬上體貼的為兩人準備了茶點和飲料。

  而一旁坐著的,還有陳媛媛剛結交的兩位貴小姐——周燦和閔思雨。

  周家和閔家也都是做香水的,國內有名的大品牌。

  每年的營收也有幾十億了。

  但很顯然,這兩家加起來也頂不上齊家或者陸家的百分之一。

  兩人都格外巴結陳媛媛。

  陳媛媛給周燦使了個眼色,道:“剛才你們倆,在聊什么呢。說的那么熱火朝天?!?br/>
  周燦笑著說,“我們在聊思雨大哥和大嫂的事呢,他們倆最近鬧離婚,說是思雨大哥在外面有其他女人了,他大嫂氣的差點自殺。鬧騰了幾次,打算離婚。其實,要我說,男人嘛,哪有不沾花惹草的?妻子再怎么貌美如花,可也架不住時光的打磨。再多的激情,也會慢慢的消散……到那時候,偶爾碰到幾支野花,誰都想嘗嘗鮮吧?”

  “一昧的攔著、鬧騰,只會令男人愈發厭惡。最后,落得被拋棄的下場?!?br/>
  閔思雨眼睛轱轆一轉,接話道,“對呀,我都勸我大嫂想開點了。她非不聽我的,也不看看她家世背景……離開了我們閔家,她算什么東西?好歹我們閔家,給了她十多年的榮華富貴呢,一個蛋都下不來。還要求我大哥為她守身如玉?我呸!”

  “她前腳跟我大哥離婚,信不信后腳我大哥就把新人娶進門?”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的格外激烈。

  陳媛媛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緊不慢道:“男人呀,都是愛新鮮的。守著一個女人過得久了,的確會膩歪。陸夫人,您說是不是?”

  江以寧聽言,笑了笑道:“您說的沒錯,要不然,如今的齊太太也不會是您呀?!?br/>
  陳媛媛臉色一變。

  周燦和閔思雨也停下了說話,大氣不敢喘一聲。

  這江以寧會不會聊天呀?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陳媛媛是第三者上位。

  她附和幾句不就得了?

  還非得去揭人家傷疤!

  也不怕樹敵嗎?

  四個人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江以寧卻一點都不覺得尷尬,她又不用求陳媛媛,何必對她阿諛奉承?

  剛才周燦、閔思雨的話明顯三觀不正。

  還要她順著他們的意思說?

  呵……

  陳媛媛沉默了片刻,說:“陸夫人,您是對我有什么意見嗎?”

  “我哪里敢對您有意見?我說的都是事實嘛,難道我說的不對?”江以寧擺出虛心求教的模樣。

  陳媛媛被噎的說不出話來。

  周燦趕忙圓場:“江小姐,我們剛才說的話,不是針對所有人的。只是針對一部分拜金女,尤其是那種窮苦出身,想靠著嫁有錢有地位的男人,獲取榮華富貴的……您出身高貴,又會很多東西,是那些低賤的人不能比的。陸先生肯定會對您從一而終,永遠不變心的。您別多想?!?br/>
  閔思雨:“……”

  這話不是赤裸裸的諷刺了陳媛媛?

  簡直是火上澆油!

  閔思雨伸手,狠狠地掐了周燦一把:“別說了?!?br/>
  周燦扭過頭,目光觸及陳媛媛近乎鐵青的臉色,這才意識到,自己只顧著安撫江以寧,忘記了陳媛媛的身份了。

  馬上閉了嘴,不敢再多言。

  江以寧看著眼前起內訌的三人,輕笑了聲,道:“在我看來,不管是怎樣的出身。既然選擇了結婚,那就要對伴侶忠誠。整天想著拈花惹草,這樣的人不要也罷。周小姐,閔小姐,你們倆也是女人……難道你們希望,自己結婚以后,老公背著你們到處偷腥嗎?”

  閔思雨、周燦咬緊了牙關。

  她們當然不允許。

  因為她們覺得自己出身高貴,另一半敢做對不起他們的事情,就要被她們強大的娘家制裁。

  所以,剛才說那番話,才肆無忌憚。

  但面對江以寧的提問,她們也不敢輕易回答了。

  畢竟旁邊坐著陳媛媛呢。

  江以寧見她們不說話,睇了眼陳媛媛,道:“齊太太,沒別的事,我就先去找我老公了?!?br/>
  說著,她要起身。

  陳媛媛壓低了聲音,說:“江小姐,男人花心是天性,不是您不希望,他們就會改掉的。您老公能守著您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可你能保證,他一輩子都對你保持新鮮感和愛意嗎?”

  “我不能保證,可若是有一天,他敢做對不起我的事。我能保證,讓他后半輩子不舉?!?br/>
  江以寧微微一笑,自信而從容。

  周燦:“……”

  閔思雨:“……”

  這女人也太歹毒了吧?還不許老公出軌了?

  默默地替陸執感到悲哀。

  陳媛媛聽到這話,唇角擠出了一絲笑容。

  “我只是開玩笑的,江小姐不用當真?!?br/>
  “那就好?!?br/>
  江以寧不再理會他們,轉身離去。

  角落里只剩下了三人,陳媛媛再也壓制不住心里真正的想法,死死地攥緊了手,眼里流露出戾氣。

  周燦和閔思雨都被嚇得瑟瑟發抖。

  過了好一會兒——

  陳媛媛扭頭,看向周燦,怒罵道:“蠢貨!話都不會說,你來這里干嘛?給我滾!”

  “對不起,齊太太?!?br/>
  周燦趕忙道歉。

  陳媛媛最厭惡聽到這三個字,陰沉著臉,端起手里的酒杯。

  猛地潑向了她。

  黏膩的紅酒打濕了周燦白色的禮服,可她一點都不敢抱歉。

  只是低著頭,安靜的站著。

  陳媛媛站起來,大步走開。

  ……

  另一邊——

  江以寧回到陸執身邊,陸執看她臉色不好看,出聲問:“怎么轉了一圈,心情反倒不好了?是不是跟齊太太聊不來?”

  “跟一個小三上位的女人,有什么可聊的?”江以寧想到那三人的話,踮起腳尖,扯住陸執的衣領,問:“你們男人是不是無一例外,都愛偷腥?”

  陸執聽到這話,啞然失笑。

  “傻瓜,說這話的,肯定不是真正了解男人?!?br/>    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541850.tw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