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秀書網 > 吞天神皇 > 第兩千兩百六十八章 再見希望

第兩千兩百六十八章 再見希望

  低沉的咆哮,自天空上轟隆隆的傳開,那百萬丈龐大的巨峰,一閃之下,便是出現在了秦風上空,一道道邪氣席卷而開,瞬間便是禁錮了這天地,一道猩紅而猙獰的封印,在巨峰之底成形,然后對著秦風轟隆隆的鎮壓而下。

  下方的大地,百萬里疆域,在此時被生生的撕裂而開,天地碎裂,發出不堪重負般的哀鳴。

  秦風面色凝重,手中混沌長刀暴掠而出,精神力,法陣之力,虛無道目等所有力量緊隨而至,猶如巨龍般的轟向那鎮壓而來的巨峰。

  砰砰!然而,當混沌長刀剛剛與那巨峰相觸時,便是爆發出哀鳴之聲,光芒黯淡,竟是再度被震裂開來,化為六道靈火,全部暗淡,幾乎要熄滅。

  六道靈火,全部遭遇重創,連那一道道火心,都已明滅不定。

  “秦風,小心,這是妖邪不死物,驚魔皇想要鎮壓你!”

  無量塔的聲音在心中響起。

  秦風心道:“當年你便能將妖邪不死物重創,現在無法做到嗎?”

  “不能?!?br/>
  無量塔搖頭,道:“妖邪不死物這些年都被一些魔祖溫養,恢復的速度比我更快,如今更是被驚魔皇舉半族之力以及自己的真身催動,力量恢復了大半?!?br/>
  “除非你能狠下心,血祭這片世界數以千萬的生靈,或者集齊所有的先天至寶,才能讓我獲得對抗妖邪不死物的力量?!?br/>
  “但是不管是前者,還是后者,你都做不到?!?br/>
  “先天至寶,究竟是三十六道,還是七十二道?”

  秦風問道。

  “這個問題,沒人能給你答案,因為先天至寶,從來沒有聚齊過?!?br/>
  無量塔沉默了一會兒,道:“但是只要有超過二十道的先天至寶隨我一戰,我便有辦法對抗半復蘇的妖邪不死物?!?br/>
  “二十道?!?br/>
  秦風搖了搖頭,他現在只有十四道,距離二十道還有六道,短時間內,如何去找。

  無數道目光鋪天蓋地的呼嘯下來,禁錮著秦風周身天地,那一道猩紅而猙獰的魔印,也是呼嘯而來,那上面的力量,就算是秦風都感到了濃濃的危險。

  這種力量,即便是身為天帝的他,怕也是無法接下來。

  看來寒圣與里面魔皇的對峙到了最關鍵的時刻,決不能讓寒圣那邊再有援手。

  所以這驚魔皇不惜花費如此大的代價,也要阻止他。

  越是這種情況,他就越要突圍出去,只是,這驚魔皇孤注一擲的手段,真的能夠以常規手段來阻攔嗎?

  “這種攻擊,你根本阻擋不了的,除非……”無量塔望著天空上這種局勢,心頭也是不斷的下沉。

  天空上,秦風望著那鎮壓而來的妖邪不死物,竟是緩緩的閉上雙眼。

  他知道,想要真正的解決掉來自邪魔族的威脅,就必須將這些魔皇徹底斬殺,而不是封印。

  但想要將其斬殺,即便是現在的他也難以辦到,除非……掌控那令的諸天萬界都眼紅的胎心!雖然秦風對于那所謂的胎心同樣知道得并不深,但畢竟如今身為天地,隱約的能夠察覺到一些什么……而那種察覺,似曾相識。

  卻無法抓住。

  “希望之力……這片世界,需要希望?!?br/>
  “希望,你回來吧!”

  “看來你已經知道該怎么做了?!?br/>
  無量塔欣慰一笑。

  秦風的意識,仿佛都是在這一霎融入了這天地,意念所動處,天地任何之處,隨意所至,無數山川河流,平原自其意識中掠過,最后又仿佛是歸于虛無……這種感覺,他當年體會過,那便是掌希望。

  可那個助他的扎著馬尾辮,巧笑倩兮的女孩再也不可能出現了。

  ……“希望之力……”“爹爹,你遇到什么了?”

  天庭總部,后山之上,秦憶望猛然驚醒,玉手捂著胸口,眼神深處,涌動著深深的擔憂與害怕。

  “怎么了?”

  大黑狗與小白貓全部圍過來。

  “我感覺到了?!?br/>
  秦憶望輕聲道,淚水無法遏制的洶涌而下:“希望之心,它在跳動,它在傷心,它在哭泣?!?br/>
  “小丫頭,你是不是感覺到什么了?!?br/>
  大黑狗連忙問道。

  這么多年,希望之心都很平靜,怎么突然之間發生這種移動。

  “怕是有什么事情發生了?!?br/>
  小白貓道。

  希望之心是希望所有,而希望最在乎的人是誰?

  只有那個人遇險,希望之心才有可能發出動靜。

  “幫我護法,我去助他?!?br/>
  就在此時,秦憶望突然出聲。

  大黑狗與小白貓一怔,旋即像是察覺到了什么,皆是嘆了口氣。

  秦憶望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對著說道,而后美目立即閉上,意識閃電般的融入天地。

  在大黑狗與小白貓哀傷的目光中,一道身光影從秦憶望身上站了起來。

  “你……回來了?”

  大黑狗盯著那道身影。

  這道身影看了看大黑狗與小白貓,最后道:“我去幫助他,他現在很需要我?!?br/>
  當聲音落下,那光影一閃而逝。

  “她走了,也好,也能彌補那小子一點遺憾?!?br/>
  ……秦風的意識在沉思,而就在他探尋之間,突然感覺到一股柔軟的意識也是出現,那意識對著他依靠過來,其中有著濃濃的情感。

  “這是誰的意識?”

  “我帶你去尋找希望……”那意識中,傳來輕柔的聲音聲音中,似是帶著一絲羞澀之意,而后秦風便是感覺到那柔軟意識竟然與他相融合起來。

  兩道意識相融,兩人仿佛都是狠狠的顫了一顫,那是一種精神的融合,真正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意識相融,兩人的意識仿佛都是恍惚了一些,而后意識彌漫向虛無,整個天地,都是在他們的意識反射之中。

  意識俯覽著天地,再然后,虛無中有著混沌之光出現……兩人的意識,進入那混沌之中,那種刺痛與排斥竟然盡數的消失而去,秦風意識開始凝聚,在那混沌之中,化出身來。

  同時,另一個人也顯化出來。

  秦風怔怔的看著身邊的人兒。

  在他的身旁,少女亭亭玉立,只不過她那絕美而白皙的臉頰上,此時有著紅霞彌漫。

  “希望……”秦風望著她,一時間,竟是無言。

  “什么都不要說,我明白?!?br/>
  希望捂著秦風的嘴,搖了搖頭。

  “我帶你觸摸希望,掌控希望,只有這樣,你才能接觸到那個東西”秦憶望輕聲道,臉頰紅霞遍生。

  “時光流轉,希望一瞬!”

  無量塔籠罩而下,混沌管淹沒這里。

  秦風出現在一座宮殿前,這座宮殿,矗立在不可探知的虛無之中。

  “進去吧,里面有人在等你?!?br/>
  有聲音傳來。

  秦風點頭,這是無量塔的聲音。

  他帶著心頭的疑惑推開殿門,走了進去。

  宮殿內空寂無人,在盡頭有個側門可以通向后院。

  后院別有洞天,草木春深。

  紅墻綠瓦爬滿了薔薇,芭蕉葉子正肥,竹林清脆挺拔,萬萬想不到,這里竟然還有這樣一片小世界過來。

  秦風站在門外,里面突然有人喊了一聲。

  “秦風哥哥,是你么?”

  這個聲音猶如一道晴天霹靂,讓秦風一震。

  剛才所見的一切,都是真的?

  不是幻覺?

  這么多年過去了,秦風知道希望已經徹底離開了,可是卻從未想過有天還可以再見到她。

  秦風推開門,看到一個穿著一身白衣的瘦弱女子,執筆站在一張書案前,背對著他。

  “希望?!?br/>
  秦風輕輕喊她的名字,不等她轉身,已經濕了眼角。

  希望轉過身,眼睛漆黑如墨,帶著小星星,一如初見那般,笑的開心。

  “你是希望,還是希望之心?”

  秦風問道,以他如今的境界,自然不會輕易被蠱惑。

  “如果我是希望之心,又怎么會喊你秦風哥哥?”

  “可是希望之心已經轉世在憶望身上,你已隕落,怎么會存在?”

  “秦風哥哥知道彼岸花嗎?”

  希望含笑問道。

  “知道?!?br/>
  秦風點頭。

  大天裂之后,血色彼岸便陷入沉寂,再也沒有出現。

  “彼岸花,花開時看不到葉子,有葉子時看不到花,花葉兩不相見,生生相錯……天地有感彼岸之情,彼岸花,花與葉,化作血色彼岸與白色彼岸,生長于忘川河兩岸?!?br/>
  “其實希望之心與我,就是血彼岸與白彼岸?!?br/>
  希望說,當年她決定用希望之心復活寒汐兒,但是她的心與希望之心,早已融合。

  絕望的思念,以及無法言說的愛,折磨著她的心與希望之心。

  但希望之心是世間的希望,不可能消失。

  沉寂之中,希望之心徘徊在忘川河畔,受彼岸花的啟發,想出了一個法子。

  她把自己的心一分為二,一部分化作純粹的希望,另一部分則帶著她的思念。

  “既然希望之心已經完全出現在憶望身上,就說明希望之心已經歸一,為何這里還會有你呢?”

  秦風問道。

  “本來希望之心心境圓滿后,我便會消失,因為我和她是無法共同存在的,現在,我的存在全是因為你?!?br/>
  “因為我?”

  “因為你一直念著我,你的執念不散,我便存在。

  現在的我全是為你而存在,一過就是這么多年了,慶幸的是你心里始終有我?!?br/>
  希望說道,笑中帶著淚。

  秦風輕嘆,走上前把她攬入懷中……“你會永遠留在我身邊嗎?”

  “只要你心中有我,我就一直存在?!?br/>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http://www.541850.tw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彩票